您好,欢迎访问倍儿呱呱 西门子工业自动化合作伙伴官网!
010-64738638
QQ2852363989
联系我们

倍儿呱呱 西门子工业自动化合作伙伴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利泽中一路1号博雅国际中心B座
手机:QQ2852363989

咨询热线010-64738638

【行业观点】林雪萍 工业互联网的拐点

发布时间2021-12-29人气:8


全文字数

7500

阅读时间

21

分钟


前言:明星不是神


曾经引领工业互联网概念的美国PTC公司,在2021年真是安静的一年,全年首末的股价几乎没有变化。这跟前五年大为不同。从2016年开始,这只股票年年跳涨。它通过购买ThingWorx物联网平台,以及随后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收购组合,成功地组建了工业互联的大同世界。这正是工业互联网最流行的年度。而PTC则是美国股市最耀眼的“物联网”明星,甚至GE在工业互联网的坠落,都没有影响它。然而资本市场,还是发现了物联网难以独挡一面。尽管PTC在2020年末有很大的涨幅,但这已经跟物联网其实没有多大关系了。这次涨幅,基本是来自对于传统全生命周期PLM软件业务的云化SaaS而已。物联网,难以救市。现在看起来,PTC不是工业互联网的神。它只是一只绩优股。某种意义而言,工业互联网不再是资本鼓吹的对象。

【行业观点】林雪萍  工业互联网的拐点

不靠谱的奖项


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奖项评选,是这几年的一个奇特的现象。老外的评奖机构,似乎也失去了定力和准则。


权威咨询机构Forrester在近期发布《2021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报告》,将阿里云工业互联网平台,入选“领导者象限”,在现有解决方案能力方面得分最高。


匪夷所思的奖项。它跟工业互联网,真的有关系吗?


IT业从来离不开评奖,包括供应链、MES、数据库等,都有各种专业咨询机构,给出评奖,包括Forrester Wave领导者象限,或者Gartner魔力象限,还有IDC MarketScape。多年来,这些评奖虽然有些偏差,但还都算是公允。唯独对于“工业互联网平台”,可以说是大失水准。它令人失望地偏离了市场上的实际行情。“领导者”从来不能真正领导用户解决制造问题,“魔力选手”也没有魔法可言。


可以说,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评选,就是一个虚无的盛宴——这场盛宴上的客人,只有中国人是最舍得花钱买门票的。参与者重视这样的桂冠,因为它需要证明给外行人去看的。


这些奖项,没有价值回报的考量。浮名之上,是很多评比的机构,看透了浮名对于中国人的价值。这其中,最不靠谱的,要算是福布斯居然也加入了这个行列。2021年11月,福布斯发布了“2021年度中国十大工业互联网企业”榜单,这应该是福布斯历史上最有水分的排行榜。这其中,有8家还是国内发布的2020年十五大“双跨”工业互联网平台。


国外权威正在成为笑话,而十五大双跨也在成为鸡肋。


早期的跨行业跨地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,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工业互联网幼稚园的小红花评选。以启蒙的名义,情有可原,而现在,工业互联网已经进入青春期,正在进入攻坚战,面向大企业的内部工业互联网平台,成为进攻的主战场。而虚头巴脑的、横竖都联的平台,就有很多不合时宜。阿里、腾讯不过就是在推销它的云计算和服务中心。因此,这种双跨平台,不过就是一个鸡兔同笼的数学游戏。上面品头,下面数脚,根本就不是同类项。


而且,它形成了一种诡异的行业焦虑心态。未进入榜单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商,拼了命也要挤进去,否则似乎说明自己不够优秀,甚至会影响估值;而那些在榜单上的,也绝不能被挤下来,否则一定会被质疑运营能力下降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也是评选者对权力把控的一种迷恋,就像是吊偶之上那些吊线操作者的神秘微笑。


罢罢罢,取消评选吧。大家都是素面朝人,不靠奖杯,但以市场口碑取胜,岂不更好?


嫌贫爱富


工业互联网,一开始的实践,颇有点工业大同之意。它填充信息鸿沟,削平成本高山,成为中小企业上云的理想之路。于是,产业集群上云,中小企业上云等,成为热闹的阵地。让互联网打通梗阻的血脉,让蚂蚁都顺利上树,听起来让人充满期望。于是百舸争流,人人奋勇向前。


然而,百万企业上云,站在2021年的关口来看,却是别有一番滋味。几番厮杀下来,工业互联网正在告别儿童期,进入青春期。虽然青涩,但自有主意。


这个时候,鼓励企业上云的期待,更像是将政府和企业的交互,定义为家长与孩子的关系。儿童成长,自有一段甜蜜期。而现在,经过几年的实践,企业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想法。青春期来了,综合症和逆反行为,将成为政策制定者的苦恼。


简单的上云,就是一个大号OA系统。这是鼓吹产业互联网的人,最希望看到的结果。OA,一直是所有信息化系统中最容易的部分。而这次浪潮中,产业互联网希望对接的供应链,或者电商信息,都不过是数字化时代的OA。


但是工业互联网的真正使命,却是担负着追寻极致机器、提升工厂效率的重任。这也导致了,几乎没有不以项目推进的工业互联网落地方案。它越来越证明,工业互联网是一种重交付的实践,完全没有了互联网本来有的”轻盈“之意。如果它是重交付,那么单个合同的价格大小,就无比重要。都要花费相当大的气力,单价太小的合同,或者是政府补贴所支持的合同,是完全无法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付出相匹配。相反,这是腾讯、阿里,甚至华为云计算部门最喜欢的游戏。游戏的核心是,政府出钱,产业互联网做二房东,然后转包给真正的工业互联网的攻坚者。过路费,比干活费要多得不成比例。工业互联网再次被合理的盘剥。


工业互联网不是劫富济贫的罗宾汉,也不是普渡众生的菩萨玉露。依靠工业互联网,赋能万千中小企业,成为一种工业大同社会的乌托邦主义,一种数字经济的试验田。试验,快要结束了。


鱼缸与拐点


数字化转型,催生了最高决策者掌握全局的雄心。一个集团有几十个基地,何必每个基地都要有自己的IT系统?如果有一套全局视野,可以看到所有基地的生产进度,并且可以进行动态调配,岂不更加高效?一个电力集团,就可以做到这一点,根据不同的电厂,进行异地调峰发电。生产制造,有何不同?于是,工业互联网,变成了一个最可靠的推进手段。生产基地,将可能只变成纯粹的生产。大部分IT系统,将会在集团级的层面,一统天下。而工厂基地,只需要保持少量的IT人员,就可以成为一个个透明的鱼缸。


信息化系统所梦寐以求的“鱼缸”出现了。没人愿意成为透明鱼缸里的角色,这也使得信息化中间的很多黑洞,其实也是人为割裂造成的。但现在,工业互联网将横扫一切障碍,生产基地将会成为集团总部中央作战室的一个棋子而已。


经过几年下来的探索,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商,都开始逐渐发现,傍大款才是成功之道。大型集团企业的数字化转型,才是最好的战场,尤其是多基地、多业务、市场变化快的集团。于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方向,也开始转型了。大型集团的中央集权式野心,构成了工业互联网平台最好的沃土。


这意味着,工业互联网平台在企业端的部署,更多的时候将成为一种私有云的存在。前几年,美国Garnter公司将是否可以公有云部署,当成入选“工业互联网魔力象限”的必备条件。现在看上去也是一个幼稚的Bug。


工业互联网平台,本来是五湖四海,感觉到处都是热热闹闹的广场。而现在,人群开始逐渐分流,集中到同一个十字路口。可以选择的路径,变窄了。工业互联网的战场,终于出现了拐点。


快鱼拖慢鱼


多年以来,河里只有两类鱼。流传的竞争范式是“大鱼吃小鱼”,以体量取胜。然而,这一经典的市场竞争模式,正在遭到破坏。


快消品,经历了来自消费者多元化、碎片化的挑战。以前的乳制品厂商,可能只有纯牛奶和酸奶两种。而现在各种乳酸饮料、功能性奶制品,让生产品种多如牛毛。农夫山泉、哇哈哈这些搬运水的巨富们,都在全面布局水之外的橙汁和功能性饮料,而且需要抖擞精神,加速翻新花样。以人们惊讶的造富机器——农夫山泉为例,虽然是不可一世的上市公司,但它也正在遭到敏捷者的袭击。


不同的新国货,正在以极富侵略性的手法,伏击这些老牌阵地的地盘。这其中,有蜜雪冰城,更有元气森林。这些横空出世的饮品新贵,用耳目一新的营销手法,背后辅佐以快速敏捷的供应链,开始向老牌饮料阵营厮杀。让人想起《侏罗纪公园》里22米长的雷龙,如何应对体型只有2米的迅猛龙,后者的法宝就是冲击力强,速度快。即使是可口可乐,也不得不面对元气森林的这种冲击。上个世纪末,曾经挑战气泡饮料的国产品牌非常可乐和天府可乐,尽管一时崛起但最后还是被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,从城市追到农村,彻底封杀。而如今元气森林,则是在一线城市,依靠着这时代年轻的消费者,平地崛起。


让老品牌制造商同样倍感吃力的,是传统营销体系的陷落。快消品订单的来源,呈现了高度的分化。整个快消品的营销体系,再也不是传统分销体系,也不是简单的电商渠道。在2021年11月,阿里巴巴的电商渠道贡献,第一次下降到36%,而一年前这个数据是45%。貌似不可战胜的天猫和淘宝渠道,被严重分流,但京东和拼多多也不是唯二抢走果实的人。真正的分流,是来自直播、小红书这些野蛮的天外来客。


直播带货,带来了订单的陡峭性。它会产生瞬间的脉冲订单,而在这一刻之前,具体数量却无法预知。企业多年来延续“新品上市-广告轰炸-等待销售-安全库存”的四匹马销售策略,已经失去了威力。安全库存,再也不能为人提供缓冲的余地。而直播,则横扫一切空档,扫荡了缓冲的可预知性。


订单的预测,再也无法变得整装整制。根据预测销量来确定生产,变成一个危险的事情。而类似汽车、手机这样的行业,则由于芯片“捣鬼”,使得供应链更加诡异莫测。


所有的危险和不确定,都指向了一种方法:那就是必须让制造变得柔性。产销协同,必须快速反应。像上通五菱这种以低成本制造而著称的公司,它的制造系统已经可以在一周内,从最淡季切换到最旺季模式。以前,这个调整需要3个月。然而,根据3个月以后的订单来组织生产的时光,一去不复返。芯片荒打乱供应链节奏,也不再能看成是一个临时事件。生产的节奏,已经走上了从过去的按部就班的乡间小路,走向了动态调整的高速公路。


但这不是制造商所独自承担的事情。这些企业,一开始让自己先快起来,然后要求代工厂也跟着一起快起来。鼓点既然想起,它就需要向上传递。于是上游的设备供应商,再跟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,都感受到了拉紧的绳索的张力,所有的供应链,就像是换上新挡位的变速车,同一个节拍行进。


所有快节奏的变化,最后都会归结到更高效的机器,更快的物料流动,这是工业互联网可以回答的问题。厂内机器开始加速,供应商的货车轮子开始飞转。工业互联网,就是这样一个串联始终、不断调到更高档的变速箱。


快鱼带起来的水花,如此快的速度,冲击了大鱼的地盘。这是一次巨大的振荡。这是快鱼的胜利。快鱼不怕小,背后的原因是,它只要表现的够好,资本就会青睐,会给它不断供血。这个不遵守平衡式法则的外部因素,改变了竞争规则。资本加持,让河道里的竞赛,变成了“快鱼慢鱼”的对决,彻底改变了“大鱼小鱼”分类法。


河道里,只有快鱼和慢鱼,没有大鱼小鱼之分。工业互联网平台,就是为速度而生,为赢家而伴。这似乎也解释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嫌贫爱富,它更喜欢有魄力的用户。


而即使在不同的河道里,那些数字化转型偏慢的企业,也会成为慢鱼。而大型企业正在孵化的工业互联网公司,已经独立门户,跟第三方的工业互联网平台,都成为一代快鱼。它们试图进入另外不同行业,拖动那些数字化游得太吃力的慢鱼。


深水摸石头


工业互联网这几年的混战,是以“机器连接”开始的。所有人都是按照“互联网的流量为王”的逻辑,而展开工业互联网的行动。


连接,已经大有成就。中国的特点是工厂多、环境多,试验场多。但如何把这些生产过程,能够汇总,模型化,非常重要。工业互联网的浅水区,也解决了很多问题。例如很多工业互联网的车间,出现了数字化的“三现四表”。日本人提出来的三现——“现场、现地、现物”,将现场的问题解决视为神道;但现在,已经基本实现数字化管控。通过视频摄像头,加上视觉分析将现场管理起来,例如物体是否摆放到位、设备是否正常状态、人员是否乱走乱跑、有无带安全帽等,全部用视觉识别管理起来。是否真的到现场,已经不再那么重要。而四表,则是水、电、气、热,全部进行可视化处理,使人具备了综合性分析的能力。


连接是一个出力不讨好的体力活,因为连接是不够的,连接并不自动产生价值。模拟、仿真、计算、优化、预测,这才是重点。而这都需要大量的机理模型,也离不开软件的应用。


这意味着,连接也并非只是联设备,更重要是需要连接软件。很多国外的装备制造商,都是装备与软件不分家,天生一体化。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制造商,美国应用该材料AM,机器自带强大的软件,然而它很多接口并不开放——这是中国工业互联网商想靠连接设备来赢取效率的一个致命软肋。并不应该值得惊讶的是,AM也是半导体领域最大的一家MES软件供应商。它还从布鲁克斯自动化公司收购了仪表检测事业部,都是为了将设备、软件、检测等一体化连接。全球第三大半导体设备泛林也是如此。任何一家工业互联网平台,都要想办法,从这些公司的气相沉积机的嵌入式软件,获取数据。同样,日本马扎克机床,海克斯康的三坐标测量机,都是在机器与软件的连接上,下尽功夫。或许它们从来没有喊叫着工业互联网平台,但在机器和软件互联上,却是投下了大量研发费用。


这是真正的拦路虎,绝不是简单地搞定通讯协议,就可以完成。懂得业务逻辑,需要更深的造诣。而中国的制造业,由于体制源头的分工,造就了一个奇怪的两元论误区,将装备制造与软件,对立开来。它隐约体现在一种模棱两可的认识:智能制造是装备的事情,而工业互联网是软件的事情。


机器是软硬一体的堡垒,需要更高的杠杆,才能撬动它的价值。工业互联网的江湖,被证明是更深的湖泊,而非短短划行就可以驾驭的小河小流。工业互联网的征战,是一场深水摸石头的比赛,越摸水越深。人们在看似是互联网的田地里,又看到了工业一向厚重的一面。工业知识,依然是坚实的壁垒。数据,只有在知识的催化剂之下,才能真正发挥作用。好容易连接,好容易传回来的数据,又要回到真正拥有工具和软件的厂商手里。


如果这些又回到了传统国外自动化的厂商手里,事情变得意味深长了。


庄子在《胠箧》中提到,“将为胠箧、探囊、发匮之盗而为守备,则必摄缄縢、固扃鐍;此世俗之所谓知也。然而巨盗至,则负匮、揭箧、担囊而趋;唯恐缄縢扃鐍之不固也。然则乡之所谓知者,不乃为大盗积者也?”也就是说,人们为了防小偷,而把财富藏在箱子里,把箱子锁得牢牢的。结果大盗来了,连箱子一起搬走了。工业互联网领域没有小偷,但将设备千辛万苦地连接起来,将数据费尽心机地打了包,结果如果是一锅端拱手相让,那就不是一场黑色幽默剧,而是一个行业的灾难。


找到能量热沉


需要重新认识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赋能的能力。


这是比拼自身知识平台化的能力。正如通用汽车,通过年度车型,一举击败福特的单一车型主义。但是代价巨大,每个车型都有自己的底盘开发系统。而德国大众汽车,则发明了汽车的平台化、模块化开发。它可以将底盘、动力、悬挂系统,按照平台进行区分,然后上面的车身则可以自由组合造型,从而大大降低了开发的成本。


因此,过去五年,儿童期最大的误区是,大家都以为工业互联网平台是为用户提供的平台,但事实证明,是工业互联网平台自己,最需要一种类似”汽车模块化“的平台。它需要用这种平台,让做过的每个项目,都能沉淀一些知识。传热学的一个名词叫做”热沉“,就是能量不会随意扩散,而是可以吸收消化在本地。LED灯在发光时会产生高热量,它需要一个伴随的高导热率的铜柱,让热量先吸收在自己这里。这个LED铜柱,就是热沉。


工业互联网平台,再也不要天天想着对外”赋能“,最需要”赋能“的恰恰是自己。工业互联网平台,必须要做到”能量热沉“。否则就像只穿着单衣在冬天里的行者,刚有点热量就会被一阵风一阵风随时带走,过久失温将是致命的。工业互联网的赛道,是积蓄能量的赛跑。


工业软件新类别


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商,必须具备两个条件,才能快速成长。第一个是吸星大法,那就是能量热沉,为自己赋能。第二个是工具能力,快速封装知识。超低代码(零代码或者低代码)就是这样一种新兴的软件。其实这种软件,最早并不是用在工业领域,而是在商业软件,如客户关系软件CRM,或者为ERP软件,包括炫酷的商业智能BI,广泛使用。关于低代码在工业应用的想象力,还是来自西门子2018年对于低代码软件Mendix的收购。


这笔7亿美元的收购,最早并不为行业所认可。Mendix几乎都算不上工业软件,它的客户基本在商业范畴。而西门子随后的排兵布阵,更是让人看不懂。它开始低调收紧此前高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Mindsphere,并且将Mendix的位置往前推。这个布阵的大致意思是,Mindsphere这只吓人的老虎,首先需要的一只锋利的牙齿。这只虎牙,就是Mendix。西门子将Mindshpere从前锋位置,调回到中锋位置,而将Mendix突前调到前锋。


何以如此布阵?这是2019年的工业互联网的一个迷局。


要回答这个谜底,需要回到工业4.0、智能制造,以及工业互联网,都不会否认的一个定式,那就是必须做到:IT与OT融合。


这本来是一场无心的博弈。二者都在智能制造的旗帜下,开始紧密地握手。IT与OT融合,看上去是一个平等的牵手。二者如果成立合资公司,那也是50:50的比例。然而,这个合资企业,看上去像是鸡与猪成立了一个鸡蛋火腿公司。母鸡每天一只蛋,猪每天要割一片肉。工业互联网的初期,IT人的标准化思想,让OT人吃尽苦头而且摸不着头脑。


但连接并没有产生终极价值的,透明化也只能部分回答”症状“问题。要理直气壮地解决问题——这是车间的硬手腕,仍然来自工业Know-how的本身。于是,力量的天平,开始明确的倾斜。


这足以证明二者的关系,OT不张口,IT白敲门。IT,需要为OT人员提供一个随时知识编码的工具。车间里要想用经验化的方法解决实际问题,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将业务需求转化为IT需求。让知识的拥有者,变成知识的输出者。而编码可视化,是所有不同岗位可以理解的世界语,业务人员与IT第一次有了同一种语言。


除了Mendix之外,这两年华为、阿里等也纷纷推出了低代码开发平台应用魔方AppCube和宜搭,但这些更多面向知识稀疏型的商业化场合,是否能够在工业界广泛应用,依然不确认。这个问题,或许还是需要来自工业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去回答。而很多MES厂家、自动化厂家,也都不约而同走上这条路。如果IT和OT人员,争抢功劳,那么超低代码将是OT人员自卫的手段,城门不破。


小记:成年之礼,走在2022


所有的工业互联网企业,都需要两头下注,一方面做项目,一方面做产品。做项目是辛苦钱,只有靠产品才能赢得未来。但产品的核心就是平台模块的积聚能力。从这个意义来看,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未来,取决于它快速学习能力。不是它能为多少企业赋能,而是它能为自己赋能多少。它需要一个自己的平台,和一个合手的知识软件化工具。


而主宰市场的力量也在发生变化。人们多年来所熟悉的市场法则,已经千疮百孔,等待重新修补。工业互联网平台,被寄予厚望。而众多平台,也都越发聚焦。敏捷透明的协同制造之路,并不优美,但能看到实用的风景。而这也注定会是一条漫长的路,资本的陪伴需要更长一点时间的耐心。


2022年,当是工业互联网的弱冠之年。既行成年之礼,当知进出分寸。心意沉定,拐点乍现。

作者简介

林雪萍: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总经理,上海交大中国质量研究院客座研究员




标签:

推荐资讯

010-64738638